電車裡強姦女教師

「喂,你們講什幺呢?有那幺開心的事嗎!」

燙著1頭金黃色長髮的男子打著哈欠問道。

「望你那副熊樣,成天無精打摘的。」

光頭男子推瞭他1下。

「你復不是不明白他,惟獨美麗妹妹才幹提起他的愛好。」

胖乎乎的男子嘻嘻哈哈地講著。

3個裝扮得流裡流氣的男子在站臺處無聊地等著電車。金黃色長髮的外號黃毛;光頭的外號和尚;胖乎乎的外號地主,他們原先是某大學2年級的學生,因輪姦女跟學未遂,在1個月前被學校開除。幾分鐘後,電車到瞭,因為是終電,車廂裡空無1人,光頭和地主挑瞭個有窗戶的座位坐下,黃毛坐在光頭旁邊,靠在座位上打瞌眠。

電車徐徐地停下,光頭搖搖眠得正香的黃毛,指著正要登車的1個女乘客講道:「喂!醒醒,醒醒,你望那女的是誰?」

聞來女的,黃毛瞬時到瞭精神,順著光頭的手指望往。

「認出到瞭嗎?」


「嗯,面熟……」黃毛揉揉眼睛再望。

「似乎是咱們班導師。」

「什幺似乎,就是她,這幺晚瞭才歸傢,望到也不是什幺好貨,哼,平時就數她管咱們管得嚴。」

地主拉開窗戶,怨恨地盯著她望。

「講不定還是個雞呢!雞就喜歡在不曉情的人面前裝相,我呸……」

黃毛想起她訓自己時的樣子,腦中騰的1下冒起怒火。

「靠!在你眼中誰全是雞,她要真的是雞,老子1定狠狠地幹她,幹得她起不瞭床。」

光頭惡狠狠地講著,眼睛向來盯著她登上車。

「管她是不是呢,既然碰上瞭,不是雞也啼她變成雞。」

黃毛站起到,朝她走過往。

她啼黃鶯,今年35歲,入進大學剛才兩年,是那3人的班導師。她是個責任心很強的教師,對那3人沒少操心,談心、訓導、傢訪,不管是什幺招,隻要想來的全用上瞭,可是1點作用也沒有,反而招致瞭3人的怨恨。

「老師,好久不見瞭啊,似乎沒什幺變化嘛!老師還是那幺美麗,這幺晚瞭1個人在外面可是很驚險的啊。」

黃毛擋在她身前,毒蛇1樣的眼睛死死地盯著她的臉。

「啊!你,你是……」

黃鶯去後退瞭退,洋溢戒備地望著他。


「才1個月沒見,老師就把我忘瞭,太不應該瞭。」

黃毛同著靠過往,幾乎要撞在她的身上才停下,鼻子用力地嗅著她身上散發出到的香味。黃鶯想起到瞭,他就是那個被退學的學生,聞講是因為妄想輪姦女跟學。1陣心慌,她想下車,可是電車已經啟動瞭。

「可笑,為什幺要藏,哪有老師怕學生的道理!他復能對我怎幺樣,這裡可是公共場所,就算他對我無禮,司機1定會過到禁止的,就算不過到也1定會報警的。」

她想得太好瞭,完都沒有料來這個決定會是個多幺大的錯誤。

「你怎幺可以這樣同老師講話,我平時是怎幺教導你的,還不給我站好。」

黃鶯止住後退的腳步,擺出1副呵斥人的表情。

「老師還是像以前1樣,永遙對我們3個板著臉啊。」

地主同過到站在她旁邊,眼睛閃耀著,向她高聳的胸部遞著猥褻的目光。

「老師的屁股好有彈性啊,是常常運動這個部位吧,嘿嘿……」

光頭站在她後面,手貼在她的屁股上,3人成品字型將她圍上。

「你好大的膽子,快拿開你的髒手。」

黃鶯轉過身生氣地向光頭臉上唾瞭1口,她從沒見過這幺膽大包天的學生,在電車上還敢這樣肆無忌憚。她的舉動並沒有起來任何作用,擦乾臉上的唾液,光頭沖地主笑笑,然後他們倆跟時伸出手,抓向她的胸口。黃鶯急忙抬起手阻撓,可是大腿1涼,長裙被身後的黃毛向上掀起。

「你們怎幺能這樣,太無法無天瞭,這同流氓復有什幺分別,放手,快給我放手。」

黃鶯復羞復怒,大聲飲止他們。車廂空蕩蕩的,惟獨他們4人,這幺大的聲音司機1定聞來瞭,可司機卻無動於衷,彷彿根本沒有聞來。3個人相視嘿嘿1笑,縮歸往的手再次伸出。光頭和地主站在她兩側,協力將她的手按住,令她動待不得,身後的黃毛將手伸入她的裙子裡……

「呀!不要這樣,我是你們的老師啊!放手,不要做這樣的事……放手!」


急促的啼聲在車廂裡迴蕩……

「司機先生,你1定聞來瞭,你隻要喊1聲他們就會停手的,你為什幺連頭全不轉過到1下,這兒可是你的電車啊。」

要被強姦的恐懼襲上黃鶯的大腦,她拚死掙紮,可是兩雙強有力的手緊緊按著她,手臂1動也不能動,感覺來危機的她大啼:「救命啊!有人耍流氓瞭!司機先生,司機先生……」

沒有歸應,司機還是不為所動地開他的車,黃鶯有些無望,難道真沒有人到救自己嗎!雖然現在是盛夏,但身體卻有種冷徹進骨的寒。

「老師你就別喊瞭,沒人到救你的,嘿嘿……」

黃毛將連衣裙掀至腰間,手伸來前面,隔著內褲撫摩她的陰部。就像是被蛇爬過似的,渾身起瞭1層雞皮疙瘩,黃鶯拚命地扭動屁股,想要掙開那隻手。可就在這1剎那,光頭飛快地將嘴巴蓋在她嘴上,她害怕地猛晃著頭,逃避噁心的嘴唇。

「還敢藏,欠揍啊你,上學時成天被你罵,望今天誰能救得瞭你!」

光頭扇瞭她1記耳光,清脆的聲音響起,然後抓住她的頭髮,將她的腦袋狠狠地往返搖曳。望著她向自己射到不屈服的怒焰,光頭揪著她的頭髮,固定住她的腦袋,獰笑著講:「望什幺?今天我1定要嘗嘗你那張隻會罵人的嘴是什幺味道。」

嘴巴狠狠地壓在她嘴上,舌頭使勁地向裡擠。

「唔唔……唔唔……」

黃鶯緊緊抿住嘴唇,死不張嘴,拚命反抗著光頭的強吻。就在她都力對抗光頭的時候,站在她左側的地主靜靜解開瞭她上衣的紐扣,白色的乳罩坦露出到。她猛然驚覺,可是地主早已將乳罩推上往,直接抓住她的雙峰開始重重地揉搓起到。

「不行,那裡不……」

黃鶯下意識地驚喚,張開的嘴巴即將被光頭的舌頭侵進,惡臭的牙齦滋味和噁心的唾液灌入嘴裡,熏得她拚命地憋住喚吸,獲得自由的雙手1會兒推著光頭,1會兒推著地主……

「怎幺辦!要是遮掩胸部,嘴巴就得被吻,要是往掙那張臭嘴,胸部復會失守,我該怎幺辦啊!」

「喂,老師的雙峰真軟,抓在手裡真舒暢。」

地主沖著光頭興奮地嚷著。

「唔唔……不要,放開我,唔唔……唔唔……」

黃鶯顧不得那張臭嘴瞭,雙手緊緊按住那雙搓揉胸部的手……

「假如我驟然發力,應該可以擺脫前面這兩個壞蛋,可是腰被箍得緊緊的,就算是能掙開前面還是掙脫不瞭後面啊……」

「老師,你的內褲濕瞭耶!嘿嘿……怎幺講老師也是女人啊,裡面1定開始流水瞭,哈哈……」

黃毛緊貼著她的屁股,小聲地在她耳邊告訴他的新發覺。怎幺會這樣,黃鶯體會來1股深遙的屈辱感。

「作為教師,怎幺可以在學生面前表現得這幺淫蕩,雖然身體動不瞭,是被動地接受他的撫摩,可在這種情況下怎幺還會流出水到,難道我真是個淫蕩的女人嗎!」

「老師,裙子很礙事耶!讓我把它脫下到好嗎!」

「什幺,他要脫掉我的裙子,他怎幺用討論的口吻!難道他以為我會答應他嗎!我在他眼中是什幺!是個在公共場所也可以和3個男人交合的賤女人嗎!他為什幺會這幺想!天啊,他為什幺會這幺想我。」

各種古怪的想法在黃鶯腦裡竄到竄往,沒等她整理清晰,裙子的拉鏈被徐徐拉開。

「不要,別這樣對我,求求你,唔唔……」

費力地掙開那張嘴,還沒說上幾句,便被更深地侵進,雙手也被前面的兩人1人捉住1隻。拉鏈被解開瞭,任她怎幺扭動屁股,遮掩下半身的裙子還是無可幸免地落下。在電車裡,下半身上隻留有1條薄小的內褲,太羞恥瞭,黃鶯拚命地掙紮,可是雙手被抓得緊緊的,腰也被那隻撫摩私處的手牢牢地固定住,根本就擺脫不瞭。作為女人最敏銳的部位被往返撫摩著,不僅如此,上衣、乳罩也被依次脫下到,赤裸在外面的上半身被前面兩人不住地舔著,胸部更是那兩張嘴巴光顧的重點地帶。

「你們,你們太可惡瞭,我要往告你們,我盡對不會放過你們的。」

被屈辱填滿瞭的黃鶯悲泣地哭啼,可是誰也沒有理她,哭聲越到越嘶啞,越到越無力。3個男人,前面的兩個貪欲地舔吸著柔軟似麵團的豐滿白乳,後面的不停甩動手腕,隔著內褲摩挲著陰部。內褲越到越濕,感受來她身體老實的反應,那隻手漸漸地伸入內褲裡面。

「老師的毛很密啊!是不是天天全有伸手入往,才會這幺茂密啊?」

「你,你下流,快拔出往,別用你的髒手碰我。」

「老師真是口是心非啊,裡面全濕成這樣瞭,嘿嘿……真的不想讓我再深1點嗎?好色的老師!」

「不,不許你亂講,啊!別,別插入往!」

「嘖嘖,怎幺瞭老師?喂!光頭,地主,老師那裡已經是汪洋1片瞭,哈哈哈……裡面很暖啊!老師是想讓我的手指快點入來裡邊往吧。」

充血凸起的玉乳被那兩條靈便的舌頭舔著,勾著,玉乳上傳到的猛烈刺激使得她的身體不受操縱地連連顫抖。黃鶯越到越迷蒙,分不清是肉體的愉悅加重瞭屈辱感,還是屈辱感激發瞭身體的敏銳性,不僅僅是胸部,下身更是濕得1塌糊塗,不停地流出水到。明白身體的反應完都暴露在那根手指下,不想示人的機密還是被曝光瞭,黃鶯被猛烈的屈辱刺激得渾身抖個不停,臉蛋1下子變得通紅,可是還有比這兒更羞恥、更屈辱的事在等著她。那根手指在嘿嘿的淫笑聲中插進自己深處,不能這樣,我不能讓他們將我當作是淫蕩的女人,我是他們的老師,這可惡的身體……

「不要,啊……啊啊……不行,不能這樣,快停止!」

「越去裡面越暖啊!老師的水好多啊!老師的癖好原先是喜歡在電車裡被自己的學生搞啊,嘿嘿……真是個好色的老師。」

「癖好!他是在羞辱我還是真的認為那是我的癖好,天啊,學生怎幺可以用這樣的詞彙形容老師呢!我真的那幺淫蕩嗎!碩大的羞辱感將她沖擊得大腦幾乎是1片空白,可是,她的苦難才剛才開始。」

3個獸性勃發的男人將她推來在車廂的地上,光頭和地主1人抓著她1隻腳踝,幅度很大地分開,中間的位置留給黃毛。她拚命掙紮,雙腿不停地亂踢,可那兩雙手就猶如鐵鉗1般,雙腿被分得更開。乳峰亂晃,都身隻遮著1塊細微內褲的黃鶯越是掙紮,就越發刺激起他們的獸慾。

「喂,你們望!老師穿這幺性感的內褲啊!」

「是啊,居然穿這幺小的內褲,毛全露出到瞭。」

「老師,這可不行啊,校規不同意吧,沒收,沒收。」

光頭和地主大聲羞辱著她,興奮得望著她因羞恥而得脹得通紅的臉龐……

「老師,那我就代替學校沒收它吧!」黃毛抓著內褲,滿滿地去下褪。

「不要,不要!嗚嗚……求求你們……不要啊……」

黃鶯根本就擺脫不瞭3個男人的強奸,任她怎幺哭啼,怎幺扭動身體,內褲還是漸漸地向下滑落。終於知道自己無論怎樣抵抗也逃不過被他們淩辱的命運瞭,黃鶯認命瞭,不再做無謂的掙紮,眼中流下瞭屈辱的淚水,她不想讓他們望見自己這副樣子,嗚嚥著扭過臉往。可是,黃毛卻不放過她,雙手扳正她的臉,淫笑著觀賞她臉上無限悲傷的神情。就連閉上眼睛的自由也被剝搶瞭,眼皮被光頭揪著剝開,黃鶯不得不睜開眼睛望他們,心在滴血,接受他們猥褻眼神的欺侮。光頭和地主1人抓著內褲的1角,貓吸老鼠般向下扯著她的內褲,當內褲從屁股上滑下,稍稍露出裡面紅嫩的洞穴時,望著她復開始掙紮起到,兩人對視1眼,默契地把內褲提上往,然後再漸漸地褪下……


私處1涼,身體禁不住地發抖,終於要被脫光瞭,在學生面前裸露自己最奧秘的地方,都身的感官好像全瀰漫著屈辱的滋味。明明白抵抗沒有絲毫用處,黃鶯還是操縱不住地扭動起到。內褲被提上,蓋上私處,可是還沒等她緊繃的身體鬆懈下到,那兩隻手復將內褲扯下。終於知道瞭他們的用意,望著那兩人眼中射出的邪惡、促狹的目光,猛烈的屈辱感讓她無法抑制地泣不成聲……

「你們,嗚嗚……嗚嗚……你們好無恥……」

光頭和地主哈哈怪笑著,淫虐的心態得來瞭極大的滿足,1道濕潤的體液被內褲粘連著,從茂盛的陰毛從中被拉成細長的白線。兩人梳理著濕乎乎的陰毛,笑聲更加放肆,內褲被大力地從抬高的腳上拽落。

「望老師的臉蛋,陰毛應該很稀的,嘿嘿!怎幺會是這個樣子!」

「是啊,真的很濃!簡直能拉來肚臍上。」

「你們望,洞口完都被陰毛蓋住瞭,老師,你可真茂密,哈哈……」

她不明白為什幺自己的陰毛會這幺茂密,就因為這個緣故,她連遊泳全不敢往,可是現在卻被自己的學生這樣評判著,她真想就此死過往。

「老師是不是天天全要修啊?可是這幺茂密,就算是每天剃也剃不過到吧!哈哈……」

「臉蛋倒是挺純潔的,可是卻長著比男人還要茂密不曉多少倍的陰毛。」

「我尋不來女夥伴就是因為我的陰毛太濃,可老師的比我還要茂密啊!」

黃鶯氣得牙合緊咬,被自己的學生如此直揭痛腳,不禁羞怒交加,屈辱感反倒不那幺猛烈瞭,眼睛裡射出義憤填膺。不過,她不明白她氣憤時的樣子更能提高男人捉弄她的愛好。

「老師還是這副神情啊!在學校裡是這樣,在學生的那話兒下也是這樣啊。哈哈……」

黃毛脫掉褲子,握著高賁起靜脈的肉棒頂在她的洞口,望著她越到越淩厲的眼神,若無其事地笑笑,小腹猛的前挺,和她密切地連結在1起。「咕嘰咕嘰」的聲音響起,黃毛的肉棒在她體內快速地入出著,淫水不斷地被肉棒帶出,「滴滴答答」地落在地上。

「哦……爽死瞭,呵呵……老師那裡真嫩啊,越去裡越暖,就像插在火裡1樣,哦……」

黃毛誇張地將自己的感受告訴跟伴,隻把光頭和地主聞得直去下嚥唾沫。


「老師,大那話兒幹得舒不舒暢啊……」

「我被強姦瞭,被自己的學生強姦瞭,可是我怎幺會有快感……」

聞著地主洋溢欺侮性的話語,黃鶯緊咬著下唇,強忍耐著要張口呻吟的慾看,作為教師居然會被自己的學生姦淫出快感,而且還是在公共場所。

「老師剛剛不是還1副不可強奸的樣子嗎!怎幺現在像變瞭1個人似的,眼神柔和多瞭,這才像女人嗎!不要成天總板著臉,這樣多好,哈哈……老師發騷的樣子真可愛……」

「胡講,我才沒有。」

被學生強姦已經夠屈辱的瞭,可復被學生望出自己的變化……

「不行,我盡對不能產生快感,教師的自尊使她不能同意自己沈淪下往。」

「喂,換我幹1會兒吧?那話兒硬得實在受不瞭瞭。」

「老師,要換人瞭啊,今天可夠你爽的,3根那話兒排著隊等著幹你啊,哈哈哈……」

在黃毛和地主交換位置的當口,身體1鬆,黃鶯獲得瞭1個擺脫的機會,可在這封閉的車廂裡,就算逃復能逃來哪往!她悲傷地望著壓上到的地主,怎幺辦啊,怎幺才幹掙脫他們!地主藉著淫水的潤滑輕鬆地插入往,腰部徐徐律動,嘴巴吸著她的舌頭,眼睛向上斜望著她屈辱的神情……

「怎幺樣老師,我幹的舒不舒暢?」

「哼!還以為你能滿足我呢!你很差勁啊,真讓人噁心。」

「臭婊子,你講什幺?」

「你的很小啊,入往瞭也沒什幺感覺,這幺小的東西也學別人強姦,哼!笑死人瞭。」

望著他那臃腫的身體在自己身上像蟲子1樣蠕動,黃鶯隻覺得1陣噁心,忽然想來1個掙脫他們的辦法。想來男人全很望重性能力,她便想通過恥笑他們性器官的辦法,讓他們覺得慚愧,性器官應該會萎蔫下到,他們就沒有辦法再強奸自己瞭。本以為聞瞭自己這幺毒辣的話,趴在身上的男人1定會很沮喪地爬下到,可誰曉地主根本不在意,反而沾沾自喜。


「果真是個淫蕩的老師啊!差點被你純潔的儀表疑惑瞭,嘿嘿……這歸可撿著瞭,可是我就這幺大,實在不能再去裡入瞭,對不起瞭老師。」

「臭小子,我受不瞭瞭,不行你就下往,換別人上到。」

「哈哈……騷老師!我的雖然不長但很有力量啊,等嘗過味道之後就明白我的好處瞭。呵呵呵……」

上身稍稍抬起,地主按著她的肩頭,深吸瞭口氣,接著就是1陣暴風驟雨的猛插。

「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哦……」

身體被他頂得劇烈地搖曳著,那頓沖擊幾乎使她的心臟停止瞭蹦動,嘴巴不自禁的張開,急促的啼聲響個不停。

「沒實用,這招對他根本就沒用,我怎幺想出這幺1個餿主意……」

瞪著為瞭滿足自己而拚命運動的地主,黃鶯深刻理解來自作自受的含義。他怎幺還不停,受不瞭瞭,身體要被擊穿瞭,瞧向地主的眼神不自覺地由輕視變成憎惡,最後變成乞憐。

「啊……啊啊……停下到吧!啊……受不瞭瞭,求求你,求求你……」

「呵呵……呵呵……我的夠不夠勁?」

「哦……啊……夠勁,夠勁,被刺穿瞭,快停啊……我會死的,啊……」

地主越插越快,越插越猛,恨不得將陰囊也塞入她的小妹妹中,望著她遞向自己乞憐的眼神,男性的自尊升至極點,他咬著她的耳朵講瞭幾句話,然後就猥褻地望著她淫笑。沒想來會變成這樣,起初籠罩自己的屈辱感完都被死亡的恐怖排斥掉。聞來地主要自己做的事,換做是在演戲之前,自己1定會痛罵他的無恥,可是現在,不受操縱的恐懼侵襲著每根神經,她甚至很欣喜他能給自己1個交換的機會。

閉上眼睛穩固下情緒,然後迅疾地打開,向他眨著挑逗的眼神,嘴裡嗲聲嗲氣地哼道:「老師變騷瞭,被你的大那話兒插騷瞭,騷老師好想食你的唾液啊!喂老師姐姐食好嗎?快點嘛!給騷騷的老師食嘛……」

地主加速挺動下身,嘴裡咕咕地聚攏著唾液,1團接1團地吐入她長長伸出嘴外的舌頭上,望著她不停地嚥下往,他急喘著講道:「接著去下講!」

嘴中1股惡臭,胸口不斷翻騰著,忍著猛烈的嘔吐感,臉上擠出春心大動的神情,黃鶯望著他的眼睛,含情脈脈地講道:「你的滋味真香,真好食,哦……騷老師想給你生孩子瞭,射入到吧!把老師的肚子搞大……」

望著儀表純潔的老師在自己身下,講出連妓女聞瞭全會臉紅的話,地主拚命地動著,呵呵喊道:「快講,快講最後那句。」

終於要結束瞭,黃鶯鼓起都身的力氣,奮力晃動著自己的雙峰……

「其實以前老師對你們那幺兇,是因為老師喜歡你們,想嘗嘗你們的大那話兒的滋味,可是你們全不理老師,別怪老師好嗎!就讓老師為你們生小孩賠罪吧!射我,用力射,將騷老師灌滿吧。」

地主漸漸停下到,黃鶯感覺來身體深處被1股股精液有力地淋灌著,無法忍耐的沖撞停止瞭,但1股碩大的,令人窒息的屈辱隨之充斥著都身,被他射入往瞭,被自己的學生射入往瞭,身體裡洋溢著他的東西,自己不再是乾凈的瞭……光頭接替瞭地主,悶不吭聲地伏在自己身上聳動屁股,黃鶯無望瞭,悲慼地閉上眼睛,隻盼著淩辱能早些結束。

「地主幹你你啼得那幺淫蕩,老子幹你你就變啞巴瞭,給老子大聲啼!」

眼皮被扯得生疼,黃鶯望著他射向自己如豺狼般的眼神,嘴巴無奈地打開……

「啊……啊啊……哦……哦哦……」

「老師真乖啊!讓食唾液就食,讓啼就啼……」

「老師,我們能滿足你吧!哈哈哈……」

聞著兩人的奚落,黃鶯機械地執行著光頭的各種指令,在光頭心愜意足的淫笑聲中,私處復接納瞭今天第2個學生的射精。

「老師,輪來我瞭。」

大腿主動地向兩旁分開,迎接黃毛的插進,不曉為什幺,當他插入到時,身體莫名其妙地顫抖1下,感來有種其他兩個人所沒有的刺激,心蹦明顯加快,喚吸變得急促起到。

「喂!黃毛,你覺不覺得這個騷老師同你幹特殊有感覺?」

「對啊,我也望出到瞭,你望她的臉紅得那幺厲害,似乎還不好意思呢。」

光頭和地主發覺瞭她的變化,黃毛也感來小妹妹好像在輕微地伸縮著,他明白那是高潮前的徵兆,肉棒開始加速。

「老師你夾得好緊啊,淫蕩的老師,是不是老師們騷起到全同雞1樣啊?乾脆將學校改名啼雞捨吧,哈哈哈……」

他居然把學校比作雞捨,黃鶯驟然覺得自己好下賤,全怪自己的身體,導致心中無比神聖的職業被他這樣欺侮。

「住嘴,你可以玩弄我、欺侮我,但你不能欺侮我的職業。」

「嘿嘿……我不光要欺侮你的職業,還要在你小妹妹裡射精,搞大你的肚子,哈哈……準備好接受我的精液瞭嗎?」

「不行,不行,我不會再容忍你欺侮我瞭。」

「不是已經被射瞭兩歸瞭嗎!害什幺羞啊!我要同老師1起來。」

「不行,拔出到,拔出到……」

「我快來瞭,老師也加把勁啊!」

啪啪的肚皮撞擊聲急促地響起,雖然心中萌發瞭抵抗之意,但肉體上的刺激卻越到越猛烈。失往抵抗能力的黃鶯感來他1下比1下重地刺來自己的最深處,他要射瞭,他要射在我裡面瞭,無法幸免地感來被射進的恐怖,但相伴而到的愉悅更是令她無法抵禦。

「要到瞭,要到瞭,就讓我裝滿老師的子宮吧!」

「啊……啊啊……不能射入往啊,裡面,裡面不行啊,啊啊……」

「出到瞭,呵呵,全給你,全給你……」

「不要,不要,啊……舒暢,好爽,啊……啊啊……你還是射入到瞭,啊啊……」

黃鶯像蝦米1樣弓曲著身子,肉棒和小妹妹全在劇烈抽動著,噴湧而出的陰精迎上濃濁的精液,1滴不漏地倒灌著流入子宮。眼睛睜得圓圓的,她好指望這是場噩夢,可是,隨著光頭的再次插進,她明白這不是夢,即便是噩夢也不會有這幺可怕。仍在行駛的電車裡,黃鶯坐在黃毛的肉棒上,不停搖曳著屁股,1隻手托著光頭的肉棒,舌頭往返舔滑著,另1隻手抓著地主的肉棒,快速地套弄……

「喂!開車的,要不要過到享受1下……靠,膽小鬼……」

光頭不屑地望著不時偷瞄1眼的司機,狠狠地將黃鶯的腦袋按在自己肚子上。電車終於停瞭,渾身上下全是精液的黃鶯被狠狠地推下到,昏暗的路燈下,赤身裸體的美女教師蜷縮著身子,低聲哀鳴……

從此,黃鶯的傢中,每來晚上全會有3個男人到訪,女人的呻吟聲、男人的淫笑聲整晚不停,再後到,好像還多瞭1種嬰兒的叫哭聲。

RSSSitemap返回首页返回顶部

Copyright ©2020

在线视频 国产 日韩 欧美_亚洲精品日韩在线观看视频_亚洲中文字幕亚洲综合在线